当前位置首页 >> 姿意妄为 >> 正文

天津吸毒者现身说毒毒品是魔鬼化身不能沾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9-18

城市快报记者 常健 一个因为缺失父母管教、呵护,而沦落风尘染上毒瘾;一个因为家长宠爱,致使性格叛逆陷进“毒潭”不能自拔。两人家境不同却殊途同归。昨日接受采访时,他们诚恳地告诉大家,毒品是魔鬼的化身,千万不能沾染。

苦命女小雅

轻信能减肥染毒瘾

小雅今年23岁,个子高高的,皮肤很白,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管教刘凤告诉记者,小雅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小雅的原籍在内蒙古农村,父母没有结婚就生下了她。“我四五岁时,爸爸在火车上将一名乘客打成重伤,回到家就带着我和妈妈跑了。后来,妈妈向公安机关举报,爸爸被判了十几年。”小雅说,父亲入狱后,妈妈改嫁了。“妈妈改嫁过两次,每次都带着我。最后因为妈妈又怀孕了,继父把我赶了出来,我只好跟着奶奶生活。”当时,奶奶已经70多岁了,小雅才9岁,祖孙俩只能靠捡拾垃圾维持生活。

“14岁那年,村里的一个姐姐找到奶奶,说可以带我去理发店工作,管吃管住,每月还会给奶奶寄工钱。”奶奶虽然舍不得小雅,但考虑到生活太艰难就同意了。随后,小雅被带到了吉林。后面情况可想而知,理发店其实是洗头房,按摩师变成了卖淫小姐。“由于年龄小,姐姐一直没让我工作,就这样生活了两三年。”知道洗头房不是好地方,小雅偷跑了出来,来到天津塘沽后,在歌舞厅找了份陪酒的工作。

“我又高又胖,哪会有客人。”在姐妹的“提点”下,小雅得知吸毒可以减肥,于是染毒。“到现在已经吸了两三年了,吸毒后歌舞厅的工作也不干了,又找了家游戏厅当收银员。其间,认识了一位大24岁的男朋友,他对我很好,我们开始同居。”直到小雅被民警抓获。现在,小雅在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男友偶尔会来看她。问及以后的生活,小雅黯然神伤。

富家子大虎

妈妈报警让他戒毒

24岁的壮小伙大虎站在记者眼前时,武汉中际癫痫病脑科医院治疗方式很难让人把他与吸毒人员联系到一起。“老师好!”大虎笑着喊道。说起这个大虎,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张海队长感慨最深:“他本质是一个好孩子。”

大虎家境富裕,妈妈是公务员,爸爸是国企的部门负责人。身为独孙,爷爷、奶奶更是对大虎百依百顺,在大虎的字典里从没有“不”字。“他们对我越好,我就越想对着干。”初中毕业后,大虎上了中专。那时候正是大虎最疯狂的日子,“几个月我都不回家,爸妈天天找我,给我打电话,我根本不接。除非没钱了,我才会接妈妈的电话。只要她唠叨,我就挂断。”就在那段时间,大虎染上了毒瘾。

为了帮大虎戒毒,爷爷、奶奶、大姑、小姑全都搬到大虎家里住,一家人看着他,不让他往外跑。&ldquo那里看癫痫病最好;他们白天盯着我,晚上把房门反锁。”就这样,毒瘾成功戒了,随后父母将大虎送往外地,让他远离这个圈子。

两年后,也就是2013年,大虎脱胎换骨的回来,还在塘沽的一家酒店谋到一份前台的工作。一切都在变好,大虎还交了女朋友。没成想,工作了没几个月,大虎又与以前的“毒友”混到了一起。复吸之后,大虎辞了工作,又开始浪迹社会。“没钱怎么办?”“就在进入戒毒所前的一个多月,我用妈妈的身份证办了一张信用卡。”大虎说,绥化市看癫痫病的好医院一个月他就花了十四五万元。“家里有车我不开,到车行租兰博基尼,昆明市癫痫病医院哪家最专业一天2000元。晚上,几个朋友到歌厅K歌,花一两万元是常事。”

其实大虎每一次刷卡消费,妈妈的手机都会接到银行提醒短信,且还会到银行替大虎还钱。来到戒毒所后大虎曾经问妈妈:“为什么不停掉信用卡。”妈妈回答:“担心你在外面受委屈,吃不上饭。”

2015年10月4日,原本是大虎举行婚礼的日子,但在这之前他竟然把新娘子赶走了。10月中旬,大虎妈妈报警把他送进了戒毒所。“起初,我挺恨他们的,现在不恨了,知道他们为我操碎了心,这么做是为我好。”大虎苦笑道,“我要好好戒毒,要不对不起爸爸妈妈。”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